壹青平尔叁

ヽ(=^・ω・^=)丿快来评论我

太宰治全随想一《碧眼托钵》+天海祐希诗集《笑容的引力》预售

光也老师赛高( ̄▽ ̄)

光也:


      预售时间8月10日晚6点至10月15日。先购买者有随机赠品以及抽奖(各种中日文学书)随书发送。抽奖预计形式。


      预售链接8月10日晚6点自动开始。不出意外10月15号直接发货。抽奖情况在10月1号后公布。转发推荐此贴也有抽奖,十月一号抽奖,假期后发出奖品书籍——我译的《智惠子抄》预售版。


      此贴置顶,有问题可以直接在这里咨询。


太宰治《碧眼托钵》预售链接
天海祐希著《笑容的引力》预售链接


中原中也《山羊之歌》[现货]
高村光太郎《智惠子抄》双语版余本
高杉晋作《东行遗稿》 [现货]


 


 我的孔夫子书摊

盗摄的人您不配看演唱会,谢谢。

太极剑,一种不可小觑的运动。

仙贝的魔法就是让你一睡不起。
我现在超困。

小阿

小阿是个普通的女孩。
她学习成绩中等,在班里没几个朋友,不显眼又没特点,但她的父母很爱她。
有一天,小阿死了。
小阿的父母很悲伤。
主持葬礼的人需要搜集周围人对小阿的印象,于是采访了小阿的老师同学。
小阿的老师说,小阿…是个好孩子。
小阿的同学说,小阿吗…她是个不错的同学。
主持葬礼的人听了这些,准备踏上返程。他刚刚转过身,就听见小阿的老师同学窃窃私语。
小阿的老师说,小阿…我对她没什么印象。她好像不怎么发言,作业也完成得一般,没什么特殊之处。
小阿的同学说,小阿有时候很安静,有时候会说些奇怪的话,她没什么朋友。
主持葬礼的人假装没有听见这些,回去了。
小阿的父母翻看着小阿的相册,抚摸着照片上她的脸,泣不成声。
突然,风把桌上的餐巾纸吹走了,撞在小阿母亲的脸上。
小阿的父亲说,也许是小阿的在天之灵不希望你伤心,想要擦掉你的眼泪。
小阿的母亲说,别这么说,好可怕。世上哪有什么在天之灵呢?人死了就是消失了,亏你还是无神论者,怎么能说出这种话来?
小阿的父亲说,总之你不要哭了,哭多久小阿也不会回来。
小阿的母亲不再哭了,她去厨房做饭。
第二天,葬礼如期举行,一切都很顺理成章。
葬礼结束了,大家在宴席上觥筹交错,并无一人为小阿的死感到悲伤。
第三天,小阿的父母照常去工作,小阿的老师同学照常上着课,一切都像从前一样运转着。
只有小阿的遗像留在家里,孤独地待在俯视全家的位置上。
小阿的同学大声朗读着课文,谁也看不见班里空出来的座位。
小阿的老师认真批改着作业,丝毫不在意少了一份。
小阿的父母在单位努力工作,完全忘记了他们的孩子已经不在人世。
小阿死了,没有人记得她的死,也没人记得她曾经活过。

【这是一个正经的画手招募小短文】

拜托了

沉默之塔:

这里陆离,目前在文野深坑积极产粮,主织太友情向/双黑/太宰个人向/双宰
横滨鸽王,咕咕咕不产粮系列
近期军训,等中秋复习《人间失格》和《斜阳》以及《河童》
顺便中秋产粮更新触摸


这里是招募画手的分割线


大概是主织太友情向/双黑(等大概是太中)/国太友情向/太陀(太)/宰个人向/双宰,其他也有一些杂文的


画手要求——有一定绘画基础,人体结构有一定要求。手绘和板绘均可接受。每周均能抽出时间有一些进度最好,群主会催稿的哦(因为每周末都要收作业的,不过鉴于学生党的时间问题,可以酌情考虑的)。另外会有文手和画手的配对互相讨论,所以希望各位能彼此好好相处!


各位想加入群的欢迎私聊,通过审查后我和群主会把小可爱们拉进群的!另外作品需在群里公开发布,方便众位提出看法,防止ooc等情况出现~

“大和魂!”日本人这样叫喊,就像肺病患者似的咳嗽起来。
“大和魂!”报贩子在喊。“大和魂!”扒手在喊。大和魂纵身一跃,远渡重洋!在英国演讲大和魂,在德国演出大和魂戏剧。
东乡大将有大和魂!鱼铺的阿银也有大和魂!骗子、投机商、杀人犯也都有大和魂!
假如有人问何为大和魂?只回答一句:“就是大和魂呗!”便扬长而去。行至百米开外,只听得一声响亮的清嗓之声。
大和魂究竟是三角形的,还是四方形的?顾名思义,大和魂乃灵魂之意。既为灵魂,常飘忽不定。
没有人不谈论它,却没有一个人看见过它;没有人没听说过它,但没有一个人遇见过它。大和魂,难道是天狗之类?

共224个字(不算标点),为什么苦沙弥说“仅仅六十余字”呢?想必是说日文吧。
凡是一个精神概念的东西,大抵都可以这样形容吧。如果我们的中国梦之类的东西也是这样的话,那又会怎样呢?
真是…啊。

大号:玛尔达玛尔达…【默念】
五彩圈→弓呆(二宝)
我:🙄
宝石翁→概念摘出
我:耶!!!!(快一百级了才有宝石翁…)
总结:不亏不亏

某石头号:玛尔达玛尔达…【默念】
小恩→概念摘出
我:???
玛尔达→概念摘出
我:耶!!!!
总结:嘿嘿嘿嘿出货了,嘿嘿嘿嘿玛尔达=w=

为什么我总是睡不好!为什么这么冷!到底为什么!

and another part was still numb with shock at the death he'd caused.